查看: 3342|回复: 7

[书画杂谈] 读读吴冠中大师作画的《心灵独白》   [复制链接]

Rank: 2

信誉
0 点
藏币
63 个
积分
92
精华
0
主题
13
帖子
29
发表于 2013-1-18 09:30:48 |显示全部楼层

吴冠中   丁香.jpg

吴冠中   丁香   麻布.油彩   45 × 38 cm   1991年  平时少画花容,见妻旧稿丁香,仿之。 吴冠中 莫奈池塘.jpg
吴冠中 莫奈池塘 宣纸.水墨 70 × 70 cm 1988年 吴冠中 人养水仙好过年.jpg
吴冠中 人养水仙好过年 素描设色 44 × 37 cm 2005年 吴冠中印章.jpg
吴冠中印章








  品尝了西方的禁果,又不愿被逐出自家东方的伊甸园,确有这样的现代亚当和夏娃吧,我属于他们的后裔。鸟恋故枝,即便是候鸟,也爱寻找自己熟悉的旧栖。三十年江南四十年江北,大江南北孕育了多少瓜——苦瓜或甜瓜,但缺不了滋养:雨雪风霜。

  朝暮所见,所思,人物山川牛羊,都属家乡,都属东方。 "外师造化",虽有祖传,但毕竟不如西方手法多;西方作家岂不知"内得心源",但"心源"之源涌于如来佛的手心——母亲。生活经历与思想意识我都曾属于浪子,被排斥、批判,然而我却应验了我们民间的俗语:"家鸡打得团团转,野鸡不打满天飞。"幸乎?不幸乎?我苦恋于家园,泌入画面的总是东方情思。



  画之余写文,情思无法用形象表达时也写文,文章是自流而出的,"写不出的时候不硬写",我遵循鲁迅先生的教导。

  作为专业画家,逆水行舟,画不出的时候也往往硬画。每当背着沉重的油画箱在深山老林或穷乡僻壤作完一批画,将作品包扎装了箱,收拾好画具,在等船候车的归途中,便是我写文的时候了。写见闻、写情思,虽然也煞费心血,但比之在风里雨里搏斗着作画,安宁舒适得多了。其后,每在家里连续作画一时期,画兴尽,不得不停笔整休,于是文思又袭来,便又写起散文来。 写文章是我作画生涯的调剂,约稿难免拘束,故我总是自己先有文章后投稿。



  白桦树上长着眼睛,那眼,只有弯弯的上眼睑,没有下眼睑,是秋波,悄悄窥人。悄悄窥人的岂止白桦,年年走江湖,我经常碰见顽石点头,倒影蹁跹,雪山出浴…. 画意与文思相缠绵。绘画,以其独立的视觉美感人,不依赖诗文的辅助,更非文学的注释或图解。然而,形象的意境,或有意味的形式中确凿存在着画意,这画意往往不易被分离出来。作完画,我偶或勉力剖析潜伏其间的意蕴……


  有时,多次画想表现的意境,总画不好,原来那美感并不显示在单一的具象中。日益明悟:画意与文思若即若离,却并非一回事。于是改用文字来捕获文思,抒画笔所难抒之情……

  画意与文思都源于自然与人间的启示。自然太阔大了,与宇宙太空没有界限;人间是现实的,现实有局限,于是人们创造了桥,通向天的桥,鹊桥。我也常常试造通向太空的桥,从具象通向抽象的桥。于是,画意与文思经常在桥上邂逅。



  因为学中国画,便读了一些古典诗词,偏爱李清照、李煜、李商隐等一批杰出的作家。但自己主要精力都掷在绘画中。毕竟只是个手艺人,读书的时间太少,知识面窄,营养不良,文学功底不够深厚。抗战时期在国立重庆大学任助教时,旁听了中央大学中国文学课程。后来又主攻法文,读莫泊桑、福楼拜、巴尔扎克、雨果等19世纪法国作家的作品,啃他们的原著,逐字逐句咀嚼,翻破了几本法文字典,品尝他们各人的性灵,欣赏其深厚、娴熟的文字功力。因为想到法国留学,就这样专攻了四年法国文学,暂时搁下绘画。以上就是我在文学方面的全部家底了。



  形式美感来源于生活。

  我年年走江湖,众里寻她千百度,寻找的就是形式美感。正同我的感情是乡村山野培育,忠实于自己的感受和情思,挖掘出来的形式美感的意境便往往是带泥土气息的。



  梵高是伟大的人道主义者,他不仅深深同情劳苦人民,而且将自己的命运同他们紧紧联系在一起。穷困的梵高被视为流浪者,他生活在社会的底层,资本主义社会里找不到他对号入座的职业,他为矿工们传教,他想拯救他们,终于失败了。他狂热的感情找不到依附,像溺海的挣扎者最后摸着了救生圈——绘画,在他自己独创的绘画的强烈的形和色的视觉世界中倾泻他热爱人间的泪和血。他用前所未有的色彩表达惊人的感情。他画的《向日奏》是一群欲呼喊的人像。他画的草椅上的一只烟斗使你感到要为生活而哭泣。他在《夜咖啡店》中用白热化了的骇人的明亮调子表现黑暗的力量,邪恶的力量,表现黑夜!

  可怜的梵高只活了三十七岁,终于神经失常而自杀了,他只画了十年画。他的画不是手的产品,是用灵魂画的,谁也无法模仿。



  根不着泥土的水仙也开花,那是依靠去年储备的营养,并且翌年也就萎谢了。山桃、野杏离不开土壤,它们因根着土壤而年年成长,年年开花,随着岁月的推移,躯干枝条逐年苍劲多姿。画家、作家都愿获得桃杏那种顽强的生命力吧,我是这样向往着的!



  土土洋洋,落叶归根,还是落实到土,落实到人民的感情上。无论用油彩, 用水墨,工具虽异,追求却一以贯之,我数十年来在孤独中探索的只是人民的情意与情操。不管我有没有探索到矿藏,但毕竟留下了脚印!如我步入了迷途,也愿我的脚印给有力的拓路者们提供前车之鉴。九

  活跃的思路决不等于艺术的成熟。

  艺术是果,成熟得慢。转石不生苔,作者需要宁静。踏踏实实,不受名利诱惑,忠于自我感受而甘于寂寞耕耘,才能修成人间正果。



  在协和广场一角的奥朗及里博物馆底层,几幅巨幅睡莲就依照作者的遗志展开在四墙。全世界爱好美术的朋友们经过巴黎,都可进入莫奈的池塘去感受这位印象主义大师心脏的跳跃!莫奈在冷嘲热讽中奋斗了一生,作出了杰出的贡献,受到全世界美术界的崇敬,为法兰西争取了崇高的荣誉。在他的晚年,作为保守派堡垒的法兰西学院不得不承认他的艺术,让他一把交椅,请他进法兰西学院去,但被他婉言谢绝了。

十一

  艺术观察中有个核心之宝,是一把金钥匙:错觉。错觉之母是感觉,感觉之母呢?是感情。习作与创作之分野,往往始于错觉。错觉,于文学创作,应是灵感,是紧随灵感而来的联想、提炼、想象、醇化、升华……(文/吴冠中)




使用道具 举报

央视《寻宝》汇总

Rank: 2

信誉
0 点
藏币
63 个
积分
92
精华
0
主题
13
帖子
29
发表于 2013-1-18 09:32:48 |显示全部楼层

吴冠中和他的妻子.jpg

有一张照片,是画家吴冠中和他的妻子:飘着细雨的黄山上,他在画画。她站在后面,默默地为他举着伞。多年后,他们的爱情是另一幅画面:她患上老年痴呆症,总怕煤气没关好,去厨房来来回回地开关煤气。他就跟在她身后,她开了,他就关,从不嫌烦。爱情不在花前月下,而是在风雨同舟时、柴米油盐间。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信誉
0 点
藏币
59 个
积分
85
精华
0
主题
14
帖子
26
发表于 2013-1-21 15:00:50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83:}{:soso_e179:}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信誉
0 点
藏币
63 个
积分
92
精华
0
主题
13
帖子
29
发表于 2013-1-21 15:30:26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

我有一句屡遭批判而至死不改的宣言:"造型艺术不讲形式,那是不务正业。"形式美的基本因素包含着形、色与韵,我用东方的韵来吞西方的形与色,蛇吞象,有时候感到吞不进去,便改用水墨媒体。这就是我70年代中期开始大量作水墨彩,一把剪刀的两面锋刃,试裁新装,油画民族化与中国画的现代化,在我看来是同一实体的左右面貌。

十三

鲁迅先生说:"竭力将可有可无的字、句、段删掉,毫不可惜。" 马蒂斯说:"画面绝不存在可有可无的部分,凡不起积极作用,便必定起破坏作用。"他与鲁迅先生的体会真是完全一致。"删繁就简三秋树",郑板桥的艺术也以洗炼胜。

品味出丰富与繁琐、单纯与单调之区别的观众并不多。这是社会审美水平的标尺。

十四

……在永乐宫这样辉煌的巨幅壁画前,观众寥寥;而许多寺庙里匆匆赶塑起来的丑陋菩萨前却往往人潮拥挤,香烛不绝-----毕竟求福的人多,审美的人少!

十五

水仙不接触土壤也开花,我却缺乏水仙的特质,失去土壤便空虚。在法国留学的时候,别人欢度圣诞节,描绘圣诞节的欢乐,我想的却是端午节。耶穌与我有什么相干!虽然我也没有见过屈原,但他像父亲般令我日夜怀念……我不是一向崇拜梵高、高更及塞尚等画家吗?为什么他们都一 一离开巴黎,或扎根于故乡,或扑向原始质朴的乡村、荒岛?我确乎体验到他们寻找自己灵魂的苦恼,以及他们道路的坎坷。我的苦闷被一句话点破了: "缺乏生活的源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信誉
0 点
藏币
38 个
积分
57
精华
0
主题
5
帖子
19
发表于 2013-1-21 16:26:37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学习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信誉
2 点
藏币
398 个
积分
597
精华
1
主题
31
帖子
190
发表于 2013-1-21 16:54:17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吴老师的文也那么美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信誉
0 点
藏币
188 个
积分
320
精华
0
主题
12
帖子
132
发表于 2013-1-22 15:54:43 |显示全部楼层
认真 读读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信誉
0 点
藏币
87 个
积分
111
精华
0
主题
2
帖子
24
发表于 2013-1-23 16:03:22 |显示全部楼层
吴冠中融中西绘画思想于一炉,以西方的点线面,黑白灰的绘画要素,做了中国画最美形式的嫁接和中国画最高美学思想的探索,,,,,,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20-8-14 09:48 , Processed in 1.228092 second(s), 21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2842号

回顶部